市民讲堂 | 沧桑中国之宋元明清第十八期(6月14日)

返回
时间:2018-06-15 浏览次数:1507

讲座时间:2018年6月14日19:15-21:15

讲座地点:长沙万代大酒店多功能厅

主讲人:符笑汀

纳兰容若,仓央嘉措.

这两个美丽的名字都写下过动人的情诗。

之所以男不读纳兰容若,

是因为男儿志在四方,

读多了纳兰容若,

容易让自己陷于小情小爱;

之所以女不读仓央嘉措,

是因为他的情诗蹈空一切,

容易让感性的女生沉湎于幻想之中,

不能自拔。

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是藏传佛教的六世达赖,是五世达赖的转世,出生于1683年,在1685年的时候被确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也就是说从这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仓央嘉措的命运,作为一位转世的活佛仓央嘉措是注定不能结婚生子的。但是仓央嘉措却是一位离经叛道的达赖,不仅仅留宿宫外女子家中,还写作了大量的情诗。

20180614-市民讲堂134期《沧桑中国之宋元明清》第十八期532.png

很多时候

很多人都会走错门认错人

1683年,

西藏历法中的水猪年。

清王朝的康熙已经做皇帝20年了,

北边的蒙古各部正力量强盛。

西藏政教合一的甘丹颇章政权,

在两个对手的环伺之下,

危若累卵。

当然,这一切,

西藏小地方门隅都不知道,

善良的农民还在自由耕种、自由恋爱、自由生娃。

这一年,一户贫苦人家生下了一个小男娃。

传说这男孩一出生,

七个太阳同时出现,

吓坏了全村人。

两年以后,

两个神秘的大喇嘛突然出现在农民一家,

还带着一堆很精致的佛教法器。

两个喇嘛举起钟磬,

逗小男孩说:

“这是谁的?”

小男孩置若罔闻,

却对一个木鱼很感兴趣,

稚嫩地说:“这是我的!”

接着把他看得上的东西一样一样挑出来,

说:“都是我的!”

喇嘛们拿起小男孩挑出来的东西,

仔细检视了一番,

彻底征服了:

所有法器都带着五世达赖喇嘛的印章。

确认完毕:

眼前的小男孩,

就是五世达赖罗桑嘉措的转世灵童!

男孩的父母简直不敢相信,

感激涕零慢慢跪下。

但是,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孩子日后的命运,

他们也许会希望这两个喇嘛是走错门、认错人了。

20180614-市民讲堂134期《沧桑中国之宋元明清》第十八期1177.png

人们世代信奉的是红教,红教的教义之中僧众是可以结婚生子的,而作为藏传佛教的活佛达赖所处的是黄教,黄教之中的僧众是不能结婚的,更是严禁亲近女色的。所以做了六世达赖的仓央嘉措是不可以结婚的,更是不允许亲近女色的,黄教的清规戒律是非常严格的。仓央嘉措并没有像其他灵童那样在被确定为灵童之后立即被迎进布达拉宫坐床,由于政治上的原因直到1697年才被迎进布达拉宫坐床,这个时候的仓央嘉措已经有了自己的初恋,并且已经有了自己基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所以对于那些清规戒律很是反感,并且对于自己作为西藏之王只能是名不副实的状态也感觉到郁闷,仓央嘉措作为一名活佛向往着自由,向往着爱情,向往着尘世中的生活。

仓央嘉措想念着自己的恋人仁增旺姆,为此写下了大量的情诗,这些都是作为一个活佛不允许有的,但是仓央嘉措却一意孤行的做着。仓央嘉措说“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但是即使是仓央嘉措写出再多的爱情诗篇,仓央嘉措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后来仓央嘉措被废黜,但是不久就在青海湖边坐化了,这一年是1706年,仓央嘉措只有23岁。但是更多的信众相信仓央嘉措逃走了,逃走之后经过多年的游历,最后以64岁高龄去世。

纳兰容若

相比于纳兰容若的出身高贵,仓央嘉措就显得有些卑微了。这两个人生活在不同的年代,当仓央嘉措出生时,纳兰容若即将去世,看似没有什么交集的两个人,在我们现代人的生活里,总是将二人放在一起,作比较。

20180614-市民讲堂134期《沧桑中国之宋元明清》第十八期1974.png

两个人要说一点交集都没有吧,仓央嘉措与纳兰容若效力过同一个朝代,同一个帝王。而且,两个人还都比较喜欢诗词,向往自由,不喜欢拘束的生活,仓央嘉措比较幸运,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而纳兰容若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从出生,他的位置就被设定好了,一生都在别人设计的牢笼里生活。

有一种美,叫纳兰容若……

纳兰容若的人生就像是一部内容丰富的小说,让人拿起来,就不舍得放下,直到读过最后一页,也未必能了解他的经历,我们心疼他对爱情的坚守,每每思念妻子时,他就会创作出绝世佳作,供后人浏览阅读,细细品味他当时的苦涩。

而仓央嘉措这一辈子就比较自由,他的生活从来都是自己规划。他对爱情的理解不似纳兰容若那般执着,但是也是十分真诚的,他的心灵是纯净的,就像新出生的婴儿,干净而又纯洁。到了后来,他凭借自己的喜好与努力,成为了与纳兰容若平肩的人物。

仓央嘉措与纳兰容若在我们的印象中都是衣衫飘飘的清秀公子,一个是经历了多种风浪的成熟男子,而另一个是眼神纯洁,心灵纯白的小男生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