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得 | 博物馆转型对讲解员身份定位的转变

返回
时间:2020-03-04 浏览次数:325 文章来源:杨菊娇

为进一步提高讲解员的综合素质和专业水平,促进博物馆社教队伍建设,3月3日至3月7日,我馆教育员参加由中国文物报社主办、文博圈承办的 “2020年博物馆讲解员线上培训班”活动。

此次活动由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社会教育部主任、研究馆员何宏,故宫宣教部副主任、研究馆员果美侠等资深从业人员线上授课讲解。我馆讲解员积极参与,并在课后分享了学习心得。

学习心得,博物馆转型对讲解员身份定位的转变29.png

经过四天的线上学习,我对博物馆讲解员(准确地说,应该是社会教育员)这个身份有了更多的了解,并对在当前形势下,博物馆的发展趋势有了新的思考和认识。四天八堂课,八位老师似乎在无意间帮助我们这些讲解人员理出了一条线索,随着课程推进这些线索愈发明晰。讲述方向虽然不同,八位老师却都同时在向我们传递出一个信息:博物馆的发展早已脱开传统桎梏,并将朝向更多元的方向发展。

美国国家博物馆第二任秘书长古德在《博物馆的未来》中写到:“一个博物馆要实用、具有良好声誉必须持续进行积极的工作,要么在教育研究方面,要么在两个方面均是如此,否则,博物馆仅仅是储存物品的仓库而已。”这句话在今天中国博物馆面临的现状下仍如此适用,自1905年张謇自费创建南通博物苑至今,2300余座不同类别博物馆在各地开花。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对艺术文化的需求也日渐增加,而不同传播媒介的出现使得其传播途径更加广泛和多样化。博物馆从普通的文物收藏、展示平台,拓展到分享、教育场所。公众与博物馆之间的联系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人们从传统的、被动的受教育者,到主动的意见参与者,博物馆在转型中将创造出新的价值,在这重要的转型期间,作为构架与公众之间桥梁的讲解员应该发挥哪些功用?相应地,讲解员又该朝哪个方向转型?

从“讲解者”变成“教育者”

今年,巴黎博物馆协会宣布开放15万余张藏品高清图供观看和使用,这些艺术品源于14家由巴黎博物馆协会管理的博物馆、美术馆。这无疑表明,博物馆的“线上”呈现已经铺天盖地展开。相应地,我们也有全国博物馆网上浏览。疫情期间,各地博物馆纷纷闭馆,但这却为博物馆内容的交流和展览提供了一个新的渠道,3D文物、语音导览在这期间更加得以完善。我们长沙简牍博物馆也在策划开发出一档新的线上节目。此时,讲解员的身份变成了“主播”。“花样频出”的故宫博物院作为各地博物馆标杆,院内教育员更是在闭馆期间完成了新书发布、视频推广以及古建筑的科普等社会工作,讲解员晋升作者、编辑、摄影师等社会角色。

看起来似乎“全能”的讲解员面对着各类繁杂工作,非常明显地,不是博物馆对讲解员要求高,而是国家对社会教育者要求高。要让博物馆“走出去”,显然需要讲解员使用多种方式,掌握不同的技能,才能完成部分公众教育。

不同地区,不同主题的博物馆又需要讲解员们使用不同的方式对博物馆文物、文化进行传播。比如此次课程中张微老师提到,其所在的伪满皇宫博物院,讲解员们使用戏剧表演的方式呈现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并且与广播电视栏目合作开展线上节目。同样的方式如果用于我们长沙简牍博物馆,显然形式上很难契合。那么,以何种喜闻乐见的形式让所在博物馆和公众之间发生联系成为了“教育者”们新的努力方向。

学习心得,博物馆转型对讲解员身份定位的转变201.png

从“教育者”变成“学习者”

毋庸置疑,“讲解员”是一个完全可替代的职业,从博物馆志愿者,到小讲,讲解器,甚至讲解机器人,无疑不在向传统讲解员的地位发出挑战,成为“教育员”是形势推动下的必然结果,而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教育员,在文博行业有所建树,这是我们共同面对的问题。

在此次课堂中,广东省博物馆馆长秘书王芳老师的授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业32年的她提到,在参观自己馆内的一次埃及展时,她认识到古埃及文明被古希腊和古罗明文明所覆盖,而后她亲自去到土耳其地中海沿岸,目睹古希腊残存的文明,被烟波浩渺的历史中,文明的力量、文明覆盖文明的力量深深震撼。

我忍不住在屏幕前感慨,从业32年,见过无数浩瀚的文明,珍贵的文物,磅礴的遗址,仍然能有新的触动,这种对世界的好奇心令人敬佩。而讲解员在一个场馆内日复一日面对同样的文物,讲述同样的话语,如何让自己继续保有激情和生命力,好奇心和求知欲便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讲解员应该是终身学习的。在面对一般公众时,我们从“讲解者”变成“教育者”,而在面对文物时,理应从“教育者”变成“学习者”。 每一座博物馆都是如此的不同,它们见证着当地几百上千年激荡的文明,我们要带领观众回馈当地的历史进程,而此人此地此物的特殊性该如何有效呈现,这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我们面对不同的人群时需要学会不同的讲解方式,但是无论对面站的是小朋友、外国人还是研究者,我们又都要去完全平等地对待。这一点,在果美侠老师课堂上讲到的“面对小朋友,大人不要把自己当小朋友”已然论述得十分清楚。这不仅是要认识到自己视线的不足,也是一个“学习者”该有的谦卑和自觉。

从“教育者”到“学习者”看上去似乎掣肘了转型,却是讲解员自我身份认同进行反思的过程,我认为这是相当重要的一课。王芳老师在课件中写到“博物馆的社会角色不是陈列被遗忘的物件,而是在不断堆积的文化消费当中选择构建意义。”构建什么样的意义,如何构建意义,这是讲解员在转型的路上需要不断思考、自省、学习的。

疫情期间,我们暂不能开放,但是我们学习的脚步没有停止。

学习心得,博物馆转型对讲解员身份定位的转变2184.png

学习心得,博物馆转型对讲解员身份定位的转变2189.png

QQ截图20200311151357.png

QQ截图20200311151419.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