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云字何日归 ——长沙子弹库出土战国楚帛书

返回
时间:2018-07-19 浏览次数:538 文章来源:万婧

尺寸:约47cm*39cm

时代:战国

级别:未定级

现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帛书是写在绢帛上的书籍。古代帛书的发现目前只有两次,而这两次发现都与长沙的名字连在一起。一次是闻名遐迩的马王堆西汉帛书、帛画,而最早且最传奇的则是1942年出土的长沙子弹库楚帛书。

“为了探到墓穴,他们打了一个非常深,深度大约十五至二十英尺的洞,并沿发掘范围四周修有一条盘旋通道。……由于木料吃水变重,他们使用一些带滑轮绳索的简单机械来启动覆盖墓顶的椁板……椁板一被揭开,那两个男孩便跳了进去。……那两个男孩试图掀起吃水变重的椁木,终于掀起了最上面的一根。在这根与下一根之间放着的就是所谓‘折叠起来的皮子似的东西’……当掀起上面的椁木和挪动折叠的‘羊皮’时……结果某种程度的撕裂便发生了。不过,因发现上面有字迹和图画,他们还是把它取了,展开晾干,加以检视。”

上面这段读起来仿佛盗墓小说的文字,就是经过几度转述的长沙子弹库楚帛书被盗掘的经过,而其中提到的“折叠起来的皮子似的东西”就是本文的主角长沙子弹库楚帛书。

在纸张发明之前,中国人把文字记录在甲骨、青铜器、竹木简牍以及丝帛之上,然而甲骨文和铜器铭文相当于文书记录,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书籍。中国的书史实际上从简帛古书开始。丝帛易朽,古代帛书的发现目前只有两次,而这两次发现都与长沙的名字连在一起。一次是闻名遐迩的马王堆西汉帛书、帛画,而最早且最传奇的则是1942年出土的长沙子弹库楚帛书。

上世纪30-40年代,抗日战争的烽火燃遍神州,狼烟四起,国门洞开,大量珍贵国宝、文物的盗运和走私几乎无可控制。长沙子弹库楚帛书被盗掘出土并流失国外的经过也扑朔迷离,众说纷纭。近年来,经著名学者李零先生在中美两国访问多名当事人,为我们初步还原了楚帛书的盗掘和流转经历。据李零先生综合论证及推测,楚帛书应当于1942年被长沙当地俗称为“土夫子”的盗墓团伙盗掘出土,1944年由热衷收藏文物的蔡季襄收藏。1945年蔡季襄在上海与美国人柯强见面,至此帛书随柯强到美。据蔡季襄回忆,柯强以拍摄清晰照片为由将帛书带回美国,窃取蔡氏的研究成果发表。对此,蔡氏常以国宝被骗负疚良深。而根据在美国发现的柯强的部分书信内容显示,帛书为蔡季襄委托出售,柯强经多方兜售,但由于国外对中国文物的价值了解有限,没有博物馆愿意以蔡氏要求的高价购买。众说纷纭,至今仍为历史疑案。最终,楚帛书由古董商塞克勒医生购入收藏,自此声名大噪。1966年后,它一直是塞克勒医生的个人藏品。塞克勒现已离世,但他生前曾明确表示总有一天会将此物归还中国。

楚帛书之所以在文物界声名赫赫,不仅因为它是目前出土最早的古代帛书,也不仅在于它离奇的身世和坎坷的命运,更是由于它自身丰富的文化内涵,为我们了解先秦时期的思想与文化提供了新的路径和启发。那么这篇帛书上到底记载了什么?它到底为什么那么重要呢?

我们现代说“图书”,主要是指文字书籍,能看到的传世古书大多也只有文字,但是古代的“图书”是指图画和书籍。有以图附文的,类似与文字中的插图;有以文附图的,直接将文字写在图画上。而楚帛书应该属于后一种,它首先是一幅图,一幅写有作为题记或图注性质的文字的式图。

楚帛书写在一幅方形的丝织物上,整个幅面有三部分文字,当中是书写方向互相颠倒的两大段文字,一段有字十三行,另一段有字八行;四周是作旋转状排列的十二段边文,其中每三段居于一个方向,四方的交角部分用青、赤、白、黑四木相隔,每段文字都附有一个神怪的图形。

1.png

面对这样旋转而颠倒的文字,摆在学者们面前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它的阅读顺序应该是怎样的?经李学勤先生研究发现,帛书上十二段旋转文字的篇名与《尔雅·释天》记载的十二月名可以一一对应。

正月为陬,二月为如,三月为寎,四月为余,五月为皋,六月为且,七月为相,八月为壮,九月为玄,十月为阳,十一月为辜,十二月为涂。

——尔雅·释天

帛书中的“取于下”章就相当于《尔雅》十二月名中的正月,以下各章则按月份依次排列,以上冬、下夏、左秋、右春为正方向,这也和传统中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方向是一致的。如果以上冬、下夏、左秋、右春为正,我们就会发现中间两大段文字中,十三行字的一段是正方向,而八行字的一段是颠倒的,那么这两行文字又记载了些什么内容呢?

十三行一段文字最多,帛书的作者在此篇中特别强调的是“敬天顺时”,他告诫人们,如果人们对上天的神帝祭祀不敬,违误天时,上天便会降下灾难,使四季失序、星辰乱行、草木无常;在地上呈现种种灾异之象,如暴雨、山崩、地震、兵祸等等。这是帛书全篇内容的理论依据,在这里上天的神帝被描绘成一个能施德降罚的主宰,这种思想显然是战国以来“五行刑德”思想之所本。

作为上一篇神秘思想的故事背景,方向颠倒的八行一段讲述了许多上古时代的神话故事,包括伏羲与女娲所生四子掌守天地、炎帝与祝融绝地天通等等,当我们将这些故事与古代文献对证,可以发现,它们属于南方楚民族系统的神话传说,对补充了现存神话传说的研究空白有着重要的意义。

而周围十二篇方向旋转的文字是帛书的用途之所在。每篇文字代表一个月份,略述该月的宜忌;例如某月可不可以嫁娶,某月可不可以用兵,某月可不可以建筑房屋等等。十二个绘制的神兽,应该也依次对应于十二个月份,但目前神兽的来源和含义,仍然让人摸不着头脑,有待进一步研究和探索。

这就是长沙子弹库帛书,它不仅保留了大量战国楚文字的字形,更遗存了上古时期的诸多原始禁忌。这种思想在后代历史中影响极大,无论是在儒家的著作还是在诸子的学说中都有所反映,从上古神话到诸子哲学之间流转与传承的脉络,仿佛就在这片帛书中触手可及。

然而,可惜的是目前子弹库楚帛书仍然流失国外,学者们的研究大都只能依托国外出版的照片和摹本进行,我们多么希望终有一天,这中国的国宝、长沙的骄傲能够回到祖国的怀抱,回到湖湘大地上!

参考文献:

《楚帛书研究(十一种)》,李零,中西书局2013年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