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口如牲口,任人来买卖 ——走马楼吴简中的私买卖生口籍簿

返回
时间:2018-07-19 浏览次数:434 文章来源:熊 曲

名称:长沙走马楼吴简

尺寸:木牍:长:23.5厘米;宽:9.3厘米;厚:1.3厘米

竹简:长:22.8—24厘米;宽:0.7—0.9厘米;厚:0.1—0.15厘米

时代:三国

级别:未定级

收藏地:长沙简牍博物馆

看到“生口”的“生”,大家千万别以为这是一个错别字。这个词语虽然在现代汉语中已经消失,但是它却又从吴简中走来,带给我们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阴影。

说到生口,大家也许会陌生,如果说“牲口”的话,每个人都知道,不就是指牲畜么?这两个词同音,后者也只比前者多个牛字偏旁,它们之间似乎有什么渊源。其实,牲口是由生口发展而来的。“生口”这一写法,现在,除了在个别地区的方言中可以见到外,普通话则只有“牲口”这种写法了。其中的原因,除了语言文字自身规律外,我们还可以从其历史文化中寻找答案。

翻阅《辞源》、《辞海》,生口都有一义项指俘虏,奴隶或被贩卖的人。它的由来,我们可以在东汉人撰写的历史文献看到的,如“赐生口”、“捕生口”“生口虏”等。战俘与奴隶的地位和身份是非常低下和卑微的,在古代社会里,他们不仅是主人囤积的财富,而且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用途就是用于祭祀。

他们是人,地位却和牲畜一样,所以,常常将生口与牲畜等混杂并列。“生口”被“牲口”替代,与这种社会历史发展密切相关。

我们吴简中的“生口”指的是奴隶或战俘。这里我们主要是介绍走马楼吴简中一个较完整的买卖生口籍簿。如下:

1、都市史唐玉叩头死罪白被曹勑条列起嘉禾六年正月一日讫三月卅日吏民所

私卖买生口者收责估钱言案文书辄部会郭客料实今客辝男子

唐调雷𨒫(逆)郡吏张桥各私买生口合三人直钱十九万收中外估具钱一万九千谨

列言尽力部客收责送调等钱传送诣库复言玉诚惶诚恐叩头死罪死罪诣金曹四月七日白(肆·1763[1])

1.png

这枚木牍保存完整,字迹清晰,书写的是工整的楷书。与该木牍内容相关的有如下六枚竹简:

2、市史唐玉谨列起嘉禾六年正月讫三月卅日受吏民卖买生口人名簿(肆·1758)

3、士史钱卖女生口昜直钱八万嘉禾六年正月廿□日贷(?)男子唐调收中外(肆·1759)

4、估具钱八千(肆·1760)

5、大女依汝卖女生口叶直钱六万嘉禾六年正月廿日贷(?)男子雷逆收中外估(肆·1761)

6、具钱六千肆·1762)

7、大女刘佃卖男生口得直钱五万嘉禾六年三月廿八日□郡吏张桥收中外估(肆·1763)

2.png

木牍和竹简的笔迹相同,上面都有两道编痕,编痕的位置相当。我们认为,他们是编连一起的一册簿书。内容是由金曹下令,都市史唐玉料实吏民私买卖生口及责收估钱的行政过程。其中,木牍作为上行文书,交待了核实吏民买卖生口责收估钱的行政过程,竹简则是具体登录买卖生口人名及估钱数。

大家也许不禁会问:吴简的生口从哪里来的?现在,我们可以知晓的有两个来源:一是获罪的家庭。在吴简中记录了一件著名的司法案件,被称为“许迪割米案”。许迪因利用职务的便利,贪污了国家军粮,事情暴露后,经过严格的审判,最后被判除死刑。他的妻子和子女则被没入为生口。二是《三国志》中记载的武陵蛮叛乱之事和将军张承讨伐长沙山寇。孙吴黄龙三年(231)二月,武陵五溪蛮夷起事,孙权派太常潘浚与镇南将军吕岱、朱绩、吕据等在长沙西北扎营,督军五万人讨五溪蛮夷。直至嘉禾三年十一月,才平息叛乱,斩首获生,盖以万计。“获生”即是虏获生口。将军张承任长沙西部都尉时,征讨平乱了长沙山寇,由此获得了精兵一万五千人。其中,也包括生口。吴简中的“夷生口”,即少数民族生口,是讨伐少数民族叛乱的战争中俘获的。这些官府拥有的生口,其中一部分买给了吏民。

在这个私买卖生口的籍簿中有一种特殊身份,被称为“会”,指的是买卖居间人,就相当于我们现在所说的中介。秦汉前,在民间就已自发地产生了了解市场行情的中介人,被称为驵、估侩等。他们通过促使买卖双方达成交易,转售市场行情,以获取报酬。到了汉代,由于其获利丰富,注入了官方强制榷估的性质,这种中介人于是具有了官方征税人的身份。这就标志了“估税”税制的萌芽。

估税有确切的文字记载是在东晋。我们现在所讲的买卖生口籍簿中就有这个税种,被称为“估钱”。以前关于估税的研究,都认为它是从东晋才开始征收的,但从走马楼吴简来看,它的征收时间起码可以上推至三国时期,同时,从三国至东晋,估税由向买方征收转变为了买卖双方征收。现代社会中,如房产中介,仍然延用古代的做法,向买卖双方收取费用。孙吴估税的税率是很高的,达到了10%,而东晋为4%。

生口买卖后,政府就会对吏民买下的生口以户下奴婢之名进行登记。这种登记,一方面是封建政府承认奴婢的私有性,确保户主对其奴婢占有的体现。同时因为奴婢买卖需要立券,政府的登记可以作为奴婢原主,及奴婢身体是否正常,是否在将劳动年龄等信息可信性的凭证。一方面户下奴婢可以代替主人服役。

在走马楼吴简中,很多普通吏民家庭都拥有奴婢,其中有些还不止一个。孙吴成年人的人头税是每人120钱,而生口价格却达八万、六万、五万,所以,这些奴婢的价格不是一般家庭所能承受得了的。同时,我们通过对这些户下奴婢年龄的统计,发现青壮劳动力很少,年弱、年老及女性为多。在吴简中,有一个政府将大量生口买给吏民的籍簿,同时,又向吏民追讨卖生口的钱,这些生口不仅价格高,而且多为弱口,已可见孙吴政府的强卖。吏民之间的生口买卖又收取很高的估税,这都是孙吴政府剥削百姓的反映。

走马楼吴简私买卖生口籍簿虽然只是普通的政府行政文书,却让我们认识了一种商业税“估税”的情况,及政府通过买卖生口对百姓的剥削等情况。而这些却鲜活地再现了当时政府行政运作及百姓的生活,不仅丰富了三国的历史研究,而且也为我们揭开三国时长沙的神秘面纱。


参考文献:

1、熊曲:《论长沙走马楼吴简中“生口”及相关问题》,《出土文献研究》(第十二辑),中西书局2014年。

2、郑立艳:《“生口”述议》,《大观周刊》,2011年第9期。

3、郑有国:《六朝商税考》,《福建论坛》(文史哲版)1987年第2期。

4、郑有国:《东晋、南朝“估税”考》,《史林》198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