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 唯有羽觞 ——“渔阳”凤纹漆耳杯

返回
时间:2018-07-19 浏览次数:690

“渔阳”凤纹漆耳杯

长19.8,宽15.5,高6.3厘米

一级文物

时代:西汉

现藏长沙简牍博物馆

1993年6月,长沙市文物考古工作者发掘了一座规模宏大的西汉长沙国的王室陵墓,向世人展示了两千多年前漆器工艺的高超技艺与水平。

早在先秦时代,南方楚地的漆艺制造就已经达到了一个发展的高潮。秦汉时期,随着青铜器渐衰和没落,漆器基本取而代之成为上层社会生活的主流。轻巧、华丽、方便的漆木器,在贵族豪门的日常生活用具中占有着重要地位,统治阶级为了满足物质和精神上的享受,不惜进一步花费人力与钱财,对髹饰工艺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工匠们根据器型的具体情况精心设计出各种花纹图案,恰到好处地展示了楚汉文化的浪漫、神秘气息。

1993年6月,长沙市文物考古工作者发掘了一座规模宏大的西汉长沙国的王室陵墓,出土了相当一大批精美绝伦的漆木器等文物,其中耳杯的数量占据了绝大部分,颜色均保存得光亮鲜艳,器表绘制各种绮丽多彩的纹饰,向世人展示了两千多年前漆器工艺的高超技艺与水平。

我们精选其中的优异者向读者做一介绍。该件耳杯采用斫木胎制作而成,外形椭圆、浅腹、平底,通高6.3厘米,口沿长19.8厘米,耳间距为15.5厘米。内部完全用朱漆髹饰,外表面为黑漆地,并朱绘变形凤鸟纹、云气纹等。其图形构成的抽象化,给人以一种跳跃的动感和独特的美感。整体造型庄重大气,图彩成熟典雅,是我国南方地区出土汉代漆器中之精品。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其背部足底位置上还锥刻了耳杯的主人“渔阳”的铭文,由此我们称之为“渔阳”凤纹漆耳杯。

1.png

“渔阳”凤纹漆耳杯的纹饰及底部铭文

耳杯又称“羽觞”,是古代饮酒用的一种盛器。器具两侧各有一弧形耳,其多为木胎涂漆,也有时在耳上鎏金或铜饰者。由于新月状的双耳微微翘起,形似雀鸟的双翼,故以此来命名。最初盛行于战国,秦汉时转变为杯卮并用,并一直延续至魏晋,名称也逐渐通俗化为“耳杯”。自羽觞问世以来,其又成为所有酒杯的通称。《礼记·投壶》中有云:“请行觞”,是指举觞相劝酒的含义,意思就是以双手执杯耳向人敬酒或自饮,这也作为古代酒文化的一种礼仪。

自古以来,我国饮酒之风盛行。从“渔阳”王后墓出土的众多的酒具、乐器中,充分反映出两汉宴饮习俗之盛况。

古人在饮宴时,必定以音乐相伴随,如此方能尽宾主之兴,让人联想到一边大口喝酒吃肉、一边欣赏乐舞表演的酣畅情景。在目前已出土的墓葬绘画中,宴饮乐舞的场景十分常见,而且特别盛大隆重,陈置的食物也相当丰盛。例如以下这幅东汉壁画的宴饮图,出土于河南密县打虎亭汉墓,画面为主人设宴盛情款待宾客们,大家通过酒宴上的载歌载舞来娱乐身心,使之精神得到释放和满足,并达到视听、味觉等感官相结合的多重享受,这便是当时上层社会荣贵浮华生活的真实写照。

2.png


河南密县打虎亭汉墓壁画中的宴乐场景(局部)

汉代时不论节日喜庆、亲友聚会、士族交往等,无不举杯痛饮,享受着欢快愉悦的气氛。又如河南洛阳东汉墓室内的这幅夫妻宴饮壁画,主体是一对年轻夫妇正在对饮。男人左手持盛酒的耳杯,凝望着身边的女子,右手作手势似在向其劝酒,女方微醺而避开了丈夫的眼光,好像因不胜酒力而推辞。整幅绘画的表现手法注重对人物情感的细腻刻画,比原来传统的格局更加生动传神而富有生活气息,它对了解汉人实际的饮食习惯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3.png


洛阳东汉壁画中的夫妻宴饮图(局部)

再根据这座墓葬中“黄肠题凑”的埋藏形制,正是《汉书》等典籍中提到的“汉天子之制”,也就是只有皇帝及其恩赐的诸侯王才能使用这种葬制,可见这墓主的地位更加非同一般。经专家考证,她极有可能是西汉早期吴氏长沙国的某一代王后。西汉初年,刘邦封赏了为他打天下的八位异姓王,其中吴芮率领越族人协助刘邦打败项羽的战役中立下赫赫大功,而被封为长沙王,长沙国就由此建立。吴氏长沙王是刘邦赐封中唯一幸存下来的异姓王,前后传了五世,历经近半个世纪,最后因无嗣而终。

同时,从出土器物底部的“渔阳”铭文考证,并结合其他的相关证据推断,墓主人抑或是汉朝皇室的某位公主,即皇帝的妹妹或女儿,出于政治等方面的原因而下嫁给长沙王。“渔阳”二字应该就是这位王后婚前曾经封邑之地的名称,其地望仍有待考证。

吴芮家族作为春秋吴国的王族之后,在江南越人中有较高的威望和号召力,十分有利于中央朝廷对于南越的控制。当时岭南一带仍然为南越国盘踞,不受汉王朝的控制。但大汉天子却并未放松警惕,一方面在政治上安插官员督查监管,另一方面通过婚姻笼络人心。“渔阳”王后极有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嫁到长沙国来,但她具体是哪位公主?史书记载语焉不详,尚待专家做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汉书·外戚传下·孝成班婕姝》中说:“酌羽觞兮消忧”,是指将酒倒入羽觞之中,饮酒可以解忧消愁。试想在2100多年前的某一个夜晚,这位贵为王后的女子,尽管依旧过着极尽奢华的生活,却仍然无法消除她远离家乡故土的忧伤,以及对亲人无法割舍的思念。此时的她唯有通过沉醉在酒中,来暂时忘却内心深处的浓浓思乡之情。

往事越千年,当时的一切都已如烟云消散。如至今这件漆耳杯,兀自静静地封藏在珍品库房的一角,每当看到它,总能引发起我们无穷的遐思。

西汉漆器的发现以湖南出土最多,质量也最高。较之闻名遐迩的马王堆汉墓汉长沙国丞相利苍家族,汉长沙国王后“渔阳”身份和等级更高。墓中所出漆器达2000余件。包括酒具:耳杯、杯具盒、卮等;贮存盛放食物容器:盘、盂、壶、盒等,真实而全面地展示了汉代贵族的生活场景。

(撰稿:金平)

参考文献:

1. 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密县打虎亭汉墓》,文物出版社,1993年;

2. 宋少华,《长沙西汉渔阳墓相关问题刍议》,《文物》,2010年04期;

3. 黄展岳,《长沙望城坡西汉“渔阳”墓墓主推考》,《先秦两汉考古论丛》,科学出版社,2008年

4. 《汉书·外戚传下》,中华书局,198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