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访谈 | 博物馆应发挥教育功能——访简牍博物馆馆长李鄂权先生

日期:2017年7月25日 11:50

        7月20日下午两点,南开大学历史学院赴长沙简牍博物馆暑期社会实践队采访组来到简牍博物馆,对馆长李鄂权先生进行相关采访。期间,李鄂权先生深入浅出地介绍了许多有关简牍、博物馆以及历史知识学习的内容,为大家揭开了简牍博物馆的神秘面纱。

        1996年7月至11月,长沙市文物工作队对市中心五一广场走马楼西侧的“平和堂商厦”建筑工地内的古井进行了发掘。共发掘历代古井60余口,出土铜、铁、木、竹、陶瓷等各类文物3000余件。10月17日凌晨,在其中编号为22号的古井里,出土了一大批简牍。这批简牍均为三国孙吴纪年简牍,总数约10万余片,200余万字,其数量超过了以往中国各地出土简牍的总和。这是20世纪继殷商甲骨文、敦煌石窟文书、西北屯戍简版发现之后,中国文献档案方面的又一次重大发现,被评为中国1996年十大考古发现之一。而众多的出土简牍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掩埋后,无一不是脆弱品,因此对于简牍的保护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据李鄂权馆长介绍,简牍的整理保护程序从它们出土的一瞬间就已经开始,由于简牍长久地与泥沙、水、垃圾等混合在一起,故而腐朽严重、颜色深黑、字迹模糊,并不能直接进行揭取,基本上是整体搬回整理室和库房。从一批吴简重见天日到陈列在博物馆的展厅,需要进行长久的整理与保护。清洗揭剥、脱水保护、清点拼接、清点入库,这些最基本的吴简处理修复程序的背后是大量繁琐且复杂的保护措施。李鄂权馆长简略地介绍了如何对饱水的吴简进行脱水保护,从比较普遍的醇-醚连浸、加入乳香胶或树脂填充法的使用到为吴简量身打造的乙醇-十六醇充填脱水法,这种因“简”制宜的处理方式的背后是大量高标准、严要求的实验研究。而不断进行实验研究的目的是为了将化学试剂对文物的影响降至最低。正是十六醇的稳定性、憎水性、可逆性以及无毒性使得它可直接作用于简牍进行保护与恢复,大大地提高了简牍的使用寿命,而这一新的脱水方法也具有了明显的进步与创新意义。

        简牍是中国文字的载体,也是中华文明的载体。它们最早在中国出现,但并非中国独有。从东亚到西欧,从日本到英格兰,世界多地均有简牍发现,然而其材质多为木质,而且多半不需要进行脱水处理。所以,李馆长讲道,就饱水简牍的保护技术而言应是中国的比较先进,并且今天的简牍保护研究,无论是简牍结构材质的检测和鉴定,或是脱水材料、脱水设备的选择,还是包装材料的使用同上个世纪都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与改变。

        走马楼吴简的整理成果目前已陆续出版,且吴简所蕴含的数量巨大,内容丰富的史料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填补史料相对缺乏的三国史的空白。由于吴简资料属于三国吴长沙郡临湘县或临湘侯国的文书档案,对研究三国时期地方经济、社会情况有着特殊的意义。吴简主要反映下层群众的生活情况,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它纠正了部分关于吴国的史实错误,同时也为研究人员们对于古往今来人民群众生活的研究提供了资料与方向,在一定程度上也拓宽了学术研究的道路。李馆长说,吴简的时间跨度不长,且纪年明确。最早的一枚简为“中平二年”,为东汉灵帝年号,为公元185年,其后东汉献帝“建安”年号有六枚简,再其后都是属于孙权的“黄武”、“黄龙”和“嘉禾”年号。最晚的简牍为嘉禾六年,也就是公元237年。简牍以嘉禾三、四、五年的为多。也就是说,吴简所处时代属东汉后期,或者说距离东汉不远。虽然吴简多由中下层官吏书写完成,且大多非“一时一人”完成,其书风格也多有不同,但由于时间跨度相对较短,其字体变化与别处汉简字迹相差无几。而且,这个时期正是六体书风定型时期,篆、隶、草、行、楷毕备,基本上接近现代书体。故而,除非字迹模糊,难以识读外,其书写格式、习惯用语同汉简没有太大的区别,加之其时间跨度并不久远,字体的书写风格变化也不大,释读上的困难并不大。

        而对于吴简和据推测同样来自楚地的清华简之间的差异,李馆长同样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他讲述道,长沙走马楼吴简是发掘出土的,地点明确,考古学上层位关系清楚,加上它有明确的纪年,少有真假之辩。清华简也很重要,由它发现大量缺轶的典籍文献,对证史、补史、纠谬、辑佚和校勘,意义特别巨大。但由于大家对它的前世(收藏前的历史)不清楚,时不时出现真假的争论,更因它不是考古发掘出土,很多信息不完整,无法明确。当然,按简帛学和文书学的理论,根据简牍形制、字体特征、习惯用语、书写格式,基本上大家也可以搞清楚它的具体时代和内容。虽然简牍的重要性主要在于它的内容,但不可否认,发掘简和流散简还是有一定差异的。

        郑思肖先生所作《心史》也和走马楼吴简一样被封藏在井中,而书稿较之简牍更难保存。《心史》一书和吴简相同,都是被长久地置于潮湿的地下,它们在保存目的和方法有什么区别呢?在李馆长看来,《心史》的书稿保存是有意为之,是决意让后人看到的,除了用铁函封死之外,它还有可能使用了其他的防水材料。而简牍则不同,它可能是作为废简被倾倒在低处古井,并不是有意保存的。而历经千年后,它能保存下来,除了它本身的材质比书稿纸张耐腐之外,偶然性也是相当大的。与北方不同,我国南方气候潮湿,不管是在古井中或是古墓里,还是在遗址里,简牍受地下水浸泡后,能得以保存的偶然性就很大了。

        除了对简牍进行保护研究和陈列展览外,简牍博物馆也提供了一批优质的文化服务。从简牍周边到文化体验中心,无一不是精心设计。同时文化周边作为展览和文物的衍生,往往可以向大众提供更好的参观体验。而作为博物馆则需要尽到博物馆应尽的收藏、研究、教育等义务,更好地扩大博物馆的文化辐射范围。李馆长向大家介绍了简牍博物馆目前的部分文化项目,包括对简牍背后的故事发掘,以期可以更好地向大众普及。同时开展简牍知识进课堂等系列活动,和周边的大中小学进行合作,扩大简牍知识文化的宣传范围。除此之外,从2009年到2017年博物馆一直坚持开设市民文化讲堂,讲述长沙与简牍的前世今生,期待着可以让对此不感兴趣的人感兴趣,感兴趣的人更感兴趣。与此同时,博物馆加强了与各大高校和各类博物馆的合作,以期为群众提供更丰富且具有层次的参观体验。上述活动都是简牍博物馆目前正在践行的,未来还会有更多新奇的文化服务对广大市民们开放。

        访谈尾声,李馆长道出了对新一代历史人、博物馆人的期望,他希望各位正在进行专业学习的未来研究人要注重通识教育,也要尽可能地在专业领域充实自己、完善自己。腹有诗书气自华,只有学习、了解、钻研过了,才能为自己更好地找到前进和研究的方向。正是这些不断学习、努力充实自己的研究人为历史研究与博物馆的不断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和生生不息的源泉。

        指导老师:杨振红

        采访:马婧、欧阳乐心

        摄像:杨昕、张新月

        撰稿:马婧

        校稿:欧阳乐心

        编辑:张新月

所属类别: 简牍知识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